原来我一直都站在那个角落

吃不下去看医生,医生说这样下去得厌食症那就不得了了­.

或许我不会这麽掉­,这麽封闭自己的心­,冷漠的看着周围的一切­.

但是要是那小我没有玩弄我­,那麽或许这一切又是另一种状态­.

在某一次无意的测试,结果是重度郁抑倾向­.真的很愁闷.

我不奢望有谁能懂我心里的哀伤­,但却很渴望当我掉的时刻有小我能偷偷的陪着我­,那样就足够­.

不曾想过的是他竟会呈现在我的梦里.

走在街上会有着莫名的伤感­,看着路上行行色色的人­,我祈求有一天我能看到那个时刻不忘的身影­.

掉感­袭来,承认自己真的很单薄­,老是莫名其妙的觉得伤感­.

病痛比得上有一种感到叫心痛­吗.

有人说我太忧郁了,竟然称呼为忧郁小妹妹.

我信任我可以成爲一个冷漠的人­,我不知道什麽时刻我才能释怀­,不了解如何退後­.

我不知道长光阴的忧郁状态最後身体会变成什麽样子.

那小我或许应该是叫做腐化,­一个措辞极真小我­,无意偶尔真的很难沟通­.

现在的我们早已各奔器械­,对於他,只知道名字,只知道我们曾是同砚..

不知道我是带着如何的心情在默默地等候着事业的呈现­,那一天会是几年後,或者只是一个梦­.

曾用心的爱好过一小我­,曾兴奋过,也曾痛苦过.

曾经的某小我他说他能看了解我的愁­,能看懂我的日志.记得也曾说过我们是同个世界的人.

熬夜加夜班的折磨­,黑眼圈很严重,自己看着也感觉恐惊­.越来越严重.

胃不好­,夜班竟然来给我胃痛­,难熬惆怅.

以前并不很快乐­.不知道忧伤盘踞了我多少快乐­.

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是有一天我得了厌食症,那我该怎麽办.

之前曾开玩笑说假如我以後得忧郁症那该怎麽办­.

昂首即可见的天空我却连抬个头都不肯­,凝望天空老是有分歧的思绪夹然而生­.

­

以为只有自己会悲伤会难过吗,措辞也像刺的人不止一次伤了我的心.

不知道自己怎麽会变成这样­,从什麽时刻开始爱好忧郁.

几年了,五年­.梦里的他有我所熟识的笑貌.

即使我退到午夜一小我悄悄哭泣­,又有谁会爲我掉落落一滴泪­,没有谁会心疼也没有谁会在乎­.

说对不起对於我来说并无济於事,所以我憎恶,也恨他.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eizzs.com/xwf/9.html